广安中文网 > 荒野直播:别人求生我养猫火了 > 第227章 是自愿牺牲
最新网址:www.scamssm.com
    祝娇拍完戏后,要是剧组没有聚餐之类的活动,基本不会待在酒店或者附近。

    宋青柚正是知道这一点,才会让人去跟着她,看她晚上都会去哪儿。

    没想到两三天下来,何钧都没传来任何消息。

    宋青柚从剧院回来,又写了一点新书内容,这才顺手查了查祝娇的银行账户,看看她的资金往来情况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一查,还真查到了点东西。

    宋青柚啧了一声,见旁边的猫跳到了桌上,她赶紧把他抱下去。

    “吱吱别碰。”

    江知寒‘喵’了一声,将屏幕上的名字,和宋青柚记录下来的资料,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邵志兴,《玫瑰杀机》的投资人之一。

    后面还记录了他近期的大致行程,其中就包括某家酒店。

    宋青柚把资料发给何钧。

    何钧很快回复消息:

    [宋总这么厉害,考不考虑跳槽?]

    明显调侃的口气。

    两人虽说没见过几面,但这不妨碍他们越来越熟悉。

    宋青柚:[从艺人跳槽去当狗仔?]

    宋青柚:[我要是答应了,会是什么待遇?]

    何钧:[公司是你的,我们都给你打工。]

    宋青柚:[没兴趣。]

    何钧的公司不小,但到底不能摆在明面上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行业特殊,很多事离不开这些网络推手,宋青柚也不见得会跟他们合作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次日一早。

    江知寒敏锐地察觉到,宋青柚的情绪不太对。

    早上接了个电话回来后,她就抱着自己不撒手了,还一直在反反复复地摸他的脑袋。

    无论怎么想,宋青柚都像是在紧张。

    江知寒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直到陈岚开车来接宋青柚,告诉她今天要去另一个拍戏地点,而那个地方有个很大的人工湖,江知寒才知道问题出在哪儿

    ——宋青柚今天要拍水里的戏!

    江知寒恍然想起在福仙岛遇难的时候,宋青柚以身涉险的画面,整只猫顿时炸起了毛。

    罗宏青刚走近,就看到猫咪炸毛,惊讶地问:“青柚,你这猫……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不会是被导演的长相给吓到了吧?”

    一旁的傅琛‘胆大包天’地把其他人心里想的话,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宋青柚弯了弯唇:“不至于。”

    “一只猫,哪里知道人长得凶不凶?审美都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罗宏青摇了摇头,旋即说起正事:

    “待会儿要拍你落水的那场戏,对你来说应该不难吧?”

    “我听助理说,你之前参加综艺的时候,还在海啸时救过人,水性应该不错。”

    宋青柚没有应声。

    抱着猫的手,悄无声息地收紧了几分。

    江知寒这会儿已经镇静下来。

    他抬眸去看宋青柚的脸,“喵——”

    这些人根本就不知道你怕水!

    为什么不跟这些人说明实情?

    然而他再怎么叫唤都没用,宋青柚听不懂猫言猫语。

    因为吱吱多叫了几声,她还以为自家猫是感受到了自己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吱吱别担心。”

    把猫放下的时候,宋青柚很小声地安慰了一句。

    见她真要拍这场水中戏,江知寒毫不犹豫伸爪钩住了她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喵——”

    ‘别去。’

    一想到宋青柚要跳进那个湖里,江知寒恨不得现在就来个大变活人,然后把人拉住。

    可他到底还是只猫,根本阻止不了。

    宋青柚还只当他是想跟她玩,“吱吱乖,别闹。”

    哄小孩一样的口吻,简直不要太明显。

    “宋青柚,过来准备!”

    罗宏青站在湖边喊了一声,江知寒也不想宋青柚被骂,只得松爪。

    陈岚笑出声:“吱吱今天怎么突然这么舍不得青柚?该不会是怕水吧?”

    江知寒没办法跟对方争辩,一双翡翠似的眸子,一眨不眨地紧紧跟随着不远处的宋青柚。

    今天要拍的这场戏,是祝娇饰演的“唯一幸存的受害者”出场的戏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被官方用“玫瑰”作为代称的犯罪者,已经连续杀了好几个人。

    她的手法全都是十几年前那场连续杀人案的复刻,唯一不同的地方,是玫瑰杀人后,死者口中都有一朵盛开的玫瑰。

    男女主都没察觉到,玫瑰背后还有一个指导者存在。

    而祝娇饰演的幸存者,是一个目睹到黑白和玫瑰两人身影的不良少女,她让J方得知了黑白的存在,推动后续剧情发展。

    沈欢想要灭口,却因为轻敌,被熟悉周边环境的不良少女设计掉进了湖里,还让对方逃脱。

    最后是黑白将她救了上来。

    考虑到落水那场戏的难度,罗宏青先拍了黑白把沈欢救上来后的对手戏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窗外阳光正好。

    沈欢被鸟叫声吵醒,倏然睁眼。

    她第一时间查看着屋内的环境,摸着脸上没被动过的面具,毫不犹豫坐起身想要离开这个不知名的地方。

    可她才准备穿鞋,黑白沙哑的嗓音就出现了。

    “房子的主人出国多年,这里很安全。”

    沈欢抬起头,面具挡住了她复杂的神色。

    她没急着穿鞋:“为什么帮我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她很早之前就想问面前的男人了。

    她以为对方纯粹是找乐子,才会乐此不疲跟着她、教导她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想杀我,昨晚就能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的确。”黑白没继续回答,反而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面前的桌子上,摆着一副国际象棋。

    沈欢走过去,坐到他对面,拿起黑色的代表国王的棋子,说:

    “如果注定要成为棋子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也要是决定胜负的king。”

    “Jeveuxlagloireàmesgenoux.”

    黑白歪了下头,拿起旁边的棋子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是Queen。”

    沈欢一愣,她没想到对方会是这么个回答。

    在她眼里,黑白分明应该是执棋者。

    沈欢压下心头思绪,“国际象棋中,实力最强的棋子是Queen没错,但最容易被吃掉的棋子,也是它。”

    黑白没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半晌才意味不明道:“不是被吃掉,是自愿牺牲。”

    为了国王,自愿牺牲。

    沈欢对上黑白黑沉沉的眸子,里面翻涌着许多,她看不明白的情绪,如同千尺深潭,幽暗无光,稍有不慎,就会如坠深渊。

    “我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沈欢避开他的目光,急匆匆地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等到罗宏青喊停,俞慕淮还坐在棋盘前,像是入戏了似的。

    新

    
最新网址:www.scamssm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