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安中文网 > 理科学霸的穿书团宠日常 > 第二百六十七章 开战(二)
最新网址:www.scamssm.com
    十五元宵节这日,京城各处照旧张灯结彩,各个王府自然也一样。

    肃王府的公子、姑娘、以及后宅女眷,已经提前几日住去了京郊的温泉山庄上,说是今年的元宵节他们打算在山庄上过。整座山庄亦因此灯火辉煌,流光溢彩。

    天未完全黑的时候,城内各种的烟花爆竹就陆续开始响起来了。

    每年的元日,还有元宵节,五城兵马司都是压力最大的,十几辆装满了水桶的车停在京城各处,好在意外走水后,及时赶去扑灭。

    今天的一些似乎都还很正常,鳌山附近依旧是人山人海,田都督神经紧绷地注视已经亮起来的鳌山。

    他今早起来的时候眼皮直跳,总觉得今天会有大事发生。

    时间静静地流淌,很快天暗了下来,整条御街成了欢乐的灯海,舞狮舞龙的、杂耍的、变戏法的人在街边卖力表演,喝彩声、掌声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“都督,都督!”

    “都督不好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田都督双目圆瞪,

    突然有手下从拥挤的人群里钻出来,帽子都挤歪了,跑得头顶冒白烟。

    “俞王府因为燃放烟花爆竹而走了水,大火一直烧到俞王妃的屋里,怀着身孕的俞王妃,披头散发地被人从塌了一半的屋子里救出来!虽然人被救出来了,可她衣衫不整的样子却被许多侍卫和宾客瞧见了!”

    此时京中关于俞王妃肚子里的孩子是信王的种的谣言已经满天飞了,田都督亦有所耳闻。

    俞王府着火之后,不知打那儿突然冒出来一群围观群众,开始说这火是俞王殿下故意放的,为的就是要烧死俞王妃,还有她肚子里的孽种。

    信王得到消息的时候,就意识到他跟俞王妃的事情败露了,但他也几乎立刻就一直到,这是有人安好的一出戏就等着毁了他跟九弟!

    宫里派人去了信王府要宣五皇子信王入宫问话,五皇子信王本就心里有鬼,慌乱之下,脑子一热,集结了手头准备好保命的五千人,直接把皇宫给围了!

    靖王带去江南的七万人陷入苦战,泾国公早已勾结了水匪和倭寇,对靖王那些完全不熟悉水战的兵卒进行疯狂攻击,阻拦他们前往浙江。

    另外七万人则悄悄走海路,从天津登陆,泾国公世子陈遇良领着两万人在天津港口驻扎,以备不时之需,泾国公本人则领着他三弟以及四个侄子,带领五万人朝京城急行军,此时已经到了京城郊外。

    自靖王带着长孙殿下去了江南之后,他们在江南大规模吞并土地、私通海盗、私造兵器、贩卖私盐的事情就包不住了。

    所以靖王南下的时候,他就偷偷让人将人马转移至渤海海域,等着新年一过,就一举拿下京城。

    碰巧了,他的人马刚刚在京城外集结好,信王就先动了!

    且不说京城如何兵荒马乱,郊外山上,宋清月跟十五个暗卫从天没亮,等到天快黑了也没人过来接应她。

    宋清月就觉得这事儿不太对劲。

    “不等了!”宋清月忽然站起身来,下了决定,“咱们自己找个地方藏起来!”

    “世子妃,王爷他说了,他一定会派人来的。”

    宋清月咬了咬嘴唇,稍有地沉下脸,严肃地问道:“万一,万一,负责安排这事的,万一是宁远呢?”

    曾茂枝一愣,在场的十五个暗卫,俱是一怔。

    “要是宁远,他会有私心么?”

    曾茂枝下意识地想说不会,那位是世子最信任的人之一,从小一块长大的!可那位同时也是宁侧妃的亲哥哥啊!

    谁会愿意自家妹妹屈居人下?

    他会有私心么?曾茂枝也不敢打包票。

    宋清月不再犹豫,若是宁远只是单纯地丢下她不管也就算了,她更怕宁远害她,那可是书中的二号boss。

    “走吧,咱们找个地方躲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往哪里走?”曾茂枝经不住暗自恐慌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啊,去哪里呢?”宋清月在屋里来回度步,事到如今她也有些慌了。

    “帮我拿一盆冷水过来,我洗个脸。”宋清月一边深呼吸一边吩咐。

    冷静下来,仔细想想,去哪里合适?

    她这头及耳短发到哪里去都太显眼了,想要头发长到原来的长度,至少还需要三四年的时间,还得去尼姑扎堆的地方,于是“峨眉山”三个字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“峨眉山?四川峨眉山?”曾茂枝听到答案,吃惊地张大嘴,“那儿可不容易去了。怎么想到去那儿?”

    “因为没人想得到,我会往那儿去。没人想得到,我不就安全了?”

    曾茂枝想了想,似乎好像还挺有道理的?

    “要不,咱们还是去山东吧?属下觉得王爷应该是选的山东。现在的威海卫都督是宁三公子。”

    宋清月冷笑一声:“就因为是宁家在那儿我才不敢去。万一,我是说万一他拿我跟世子谈条件怎么办?宁家十三万边军在北边蹲着,到时候,世子会保我么?”

    曾茂枝的眉头深深拧紧了,不明白世子妃脸上的落寞之色从何而来,世子那么宠爱她,当然会保她,可她对世子殿下好似一点信任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您想好了?”他问道。

    宋清月郑重点头:“想好了,我不去山东。咱们先往大同走。”

    曾茂枝喟道:“好,那属下就护送您先去大同。”

    王府庄园,宁远已经趁乱分批次将自己的姑母、妹妹,还有肃王府的公子、女眷全部撤走了,宋清月原本应该在今天早上就被送往山东的。

    但宁远故意将她落在了最后。

    等他送完姑母和妹妹,夜已经深了,他带着人上山的时候,山上早已已经人去楼空。

    宁远看到空空如也的禅室,松了口气似的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这就不怪他了,是世子妃没按照约定等他的。

    亥时未过,现在就还是正月十五,他是按照约定过来的,他没错,是世子妃自己提前走掉的。

    宁远带着人象征性地在附近找了找就放弃了,李昭留在宋清月身边的三十来个暗卫都是精锐中的精锐,他们从小学的便是如何藏匿自己的行踪,若是他们存心不愿意让人找到,他是无论如何找不到他们的。

    宁远离开之后,肃王的人也上山来看了一圈,看到人已经不在了,便放下心来回去复命了。

    肃王就怕宁远这个外甥动什么歪心思,故意落下宋清月不接她撤离呢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皇城外,宫墙外的护城河边已经变成了尸山血海的地狱,事先与信王勾结的皇城门守军被东厂都督魏公公乱刀砍死。

    宫门没能按预定计划打开,信王只能强攻,然而衷心于陛下的御林军在李晟的带领下,拼死抵抗,将信王的人马牢牢放在皇宫外头。

    但泾国公的四万人马却是毫无阻拦地进了顺天府城门,在街道上与五城兵马司厮杀在一处,西京大营里亦有内鬼,在郊外就自己人跟自己人打起来了。

    整个京城,墙内墙外乱成一团。

    此时,远在西郊皇陵的肃王正用宋清月提炼出来的机油,认认真真、仔仔细细地擦拭着几个月前得到的射程可达二百七十步,也就是将近四百米的狙击线膛枪。

    肃王府侍卫长喻惟亮在外头点兵。

    肃王在京城的人马并不多,能调用的也只有五千,且配备新式线膛枪的只有他身边的一百个亲卫,剩下的人手里只有没有拉出过膛线的普通燧发式滑膛枪。

    在皇帝眼皮子底下实在是没条件大规模搞生产和训练。

    李昭传信过来,让父王不必冒险,说是新型的线膛大炮威力巨大,就算是强行攻城,也能把京城硬打下来。

    但肃王还是觉得,他应该在撑着五城兵马司和御林军快坚持不住的时候,跑去救皇帝老爹于水火。

    兴许皇帝老爹一感动,就传位给他了呢?

    能不当逆贼,还是不要当逆贼嘛,顺顺当当地上位,日后能少不少麻烦。

    看到有个评论怀疑我是化工狗,本人不是化工狗,上学期间基本一直在养细菌……具体应用方向大概是各种工业废水处理相关的东东,化工的东西接触过一些,但是很有限。文里写的内容除了水处理的part以外,其它part都是查资料胡写的,所以大家不要当真,当个乐子看看就完了,写错的地方可以语气温柔地提醒我,不要较真。最近工作很忙,身体和脑子都很累,不要催我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
最新网址:www.scamssm.com